阿昔替尼一线治疗亚洲人群数据发布_印度药特罗凯用法

  • A+
所属分类:孟加拉肺癌药物

编译:肿瘤资讯编辑部来源:肿瘤资讯

2017年11月18日,ESMO ASIA大会正在狮城新加坡召开,北京大学肿瘤医院郭军团队会议期间公布了阿昔替尼一线治疗晚期肾细胞癌(1051研究)的亚洲人群亚组分析结果,结果显示,阿昔替尼治疗一线PFS时间达到10.1个月,相较于总体研究人群,亚洲人群总生存获益明显,中位OS可达31.5个月。肿瘤资讯有幸邀请到盛锡楠教授,就该研究及晚期肾细胞癌的靶向治疗现状及未来进行解读,详见下文。

阿昔替尼一线治疗亚洲人群数据发布_印度药特罗凯用法

盛锡楠教授

副主任医师,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肾癌黑色素瘤内科副主任

北京抗癌协会泌尿肿瘤专业委员会青委会主任委员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肾癌专家委员会秘书

中国肾癌诊治指南‧2017版执笔人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青年委员

中国抗癌协会泌尿肿瘤专业委员会青年委员

北京医学会罕见病分化泌尿学组副组长

Giotrif,Gilotrif(阿法替尼)中文说明书

欧盟委员会(EC)批准口服抗癌药Giotrif(afatinib,阿法替尼),用于含铂化疗治疗期间或治疗后病情进展的晚期肺鳞状细胞癌(SqCC)患者的治疗。之前,Giotrif已获批一线治疗EGFR突变阳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 肺鳞状细胞癌(SqCC)是非小细胞肺癌(NSCLC

肿瘤资讯:盛教授,请您谈谈进行阿昔替尼一线治疗mRCC的亚洲人群亚组分析的初衷?

盛锡楠教授:本亚组分析最大的收获是明确了阿昔替尼用于亚洲人群,特别是中国患者一线治疗的疗效数据。阿昔替尼用于晚期肾癌的主要适应症是二线治疗,但也可以作为一线治疗选择。阿昔替尼一线治疗晚期肾细胞癌(1051研究)的全球随机对照Ⅲ期临床研究显示中位PFS时间达到10.1个月,虽然总体研究未达到研究设定的显著性终点,但NCCN指南仍将阿昔替尼作为晚期肾癌一线治疗选择推荐,CSCO制定的中国肾癌诊治指南同样将其作为一线治疗推荐。但一直缺乏专门的中国人群数据支持,考虑1051研究纳入了主要来源于中国的亚洲患者,国内主要参与单位是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华西医院、天津肿瘤医院、吉林省肿瘤医院、医科院肿瘤医院,因此我们对阿昔替尼一线治疗的1051研究进行这部分患者的人群分析,明确一线阿昔替尼治疗在以中国人为主的亚洲人群的疗效。最终的亚组分析结果显示,亚洲人群阿昔替尼一线治疗的中位PFS时间跟Global数据相一致,中位PFS时间达到10.1个月,但总生存时间达到31.5个月,显著优于Global数据。这个疗效数据,无论是PFS还是OS时间,与目前主要的晚期肾癌靶向药物一线治疗的数据类似。因此,这些结果能为阿昔替尼作为晚期肾癌的一线治疗提供数据支持。

肿瘤资讯:这一亚组分析结果是否意味着晚期肾癌靶向治疗存在人种差异?

盛锡楠教授: 晚期肾癌进入靶向治疗时代以来,许多来自亚洲国家的专家都认为亚洲人群与欧美人群靶向治疗存在差异,比如索拉非尼亚洲人群的疗效数据要好于欧美人群,而不良反应方面舒尼替尼的血液学毒性亚洲人群明显要高于欧美人群。2013年ASCO-GU会议上,郭军教授基于其牵头的COMPARZ亚太研究数据,进行了亚洲与欧美人群分别接受舒尼替尼与培唑帕尼的差异性分析,结果显示一线接受舒尼替尼还是培唑帕尼,亚洲人群与欧美人群在疗效方面并无显著差异,但在不良反应方面却具有显著的差别,比如亚洲人群中血液毒性、高血压、手足皮肤反应以及肝毒性、蛋白尿发生率高,而恶心、呕吐、腹泻、消化不良等胃肠道症状与头痛等不良反应相对发生率低。这些差异中,许多临床医生对于中国患者的血液学毒性与手足皮肤反应印象深刻。同时我们也从这项亚组分析中发现无论是阿昔替尼还是索拉非尼,一线治疗亚洲人群的手足皮肤反应以及高血压发生率确实要比总体人群发生率要高。但另外我们也要看到这项分析显示阿昔替尼亚洲人群获得的中位PFS时间虽然同欧美人群基本一致,但总生存数据显著优于Global数据21.7月,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部分可能与所谓欧美人群较多来源于东欧及俄罗斯,这部分人群后续治疗可能影响了总生存,但亚洲人群获得阿昔替尼一线治疗的总生存数据基本与欧美人群一线靶向治疗的主流疗效数据接近,因此这么来看阿昔替尼的疗效人种差异应该没什么特别差异。

肿瘤资讯:这一亚组分析结果对于后续晚期肾细胞癌靶向治疗有何影响?是否意味着阿昔替尼更适合在亚洲人群应用?

盛锡楠教授:中国肾癌诊治指南2017版已经将阿昔替尼作为晚期肾癌一线靶向药物推荐,同时这项以中国患者为主要的亚洲人群数据显示阿昔替尼一线治疗的中位PFS时间达到10.1个月,OS达到31.5个月,这些中国患者的数据进一步支持阿昔替尼用于晚期肾癌的一线治疗。与其他晚期肾癌一线靶向药物而言,疗效数据类似,但阿昔替尼并无显著的血液毒性与肝毒性,因此可以作为亚洲人群,特别是中国晚期肾癌患者,阿昔替尼可以作为一线靶向药物选择。

肿瘤资讯:请谈一下晚期肾癌靶向治疗的现状和未来的发展方向。

盛锡楠教授:近十余年晚期肾癌发展很快,以抗血管生成为主的靶向药物的出现是一个划时代的变革,近两年随着免疫治疗的兴起,PD-1单抗已经在晚期肾癌的治疗上逐渐站稳了脚跟。并且在晚期肾癌的一线治疗中,免疫治疗联合靶向药物或者免疫治疗联合免疫治疗已经取得显著的客观疗效,免疫治疗可能又将逐渐回归到晚期肾癌的一线治疗行列,虽然现阶段晚期肾癌依然以靶向药物治疗为主,但随着免疫治疗的进步,越来越多的患者将会接受免疫治疗,靶向与免疫治疗的联合以及序贯,将成为晚期肾癌的主要治疗,这些治疗进步将会进一步提高晚期肾癌的治疗疗效,延长患者生命。

(点击图片观看清晰大图)

版权声明版权属肿瘤资讯所有。欢迎个人转发分享,其他任何媒体、网站如需转载或引用本网版权所有内容,须获得授权,且在醒目位置处注明“转自:良医汇-肿瘤医生APP”。

,

我的顾客我的朋友说过的话,我要把他记录下来——

“从2011年确诊癌症,如今已经七年之痒。七年,我曾经低落过、迷茫过,但却从未停止学习。人,要不断的提升自我,病人,更应该如此!”

weinxin
我的微信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